中国煤炭新闻网

蒲白建庄矿业:琥珀颜色
2020-05-21  出处:煤客网  煤客新闻网  煤矿网  来源:网络   人气:0   

  
      你见过怎样美丽的色彩?
      是天空深邃的蓝,还是深林葱郁的绿;是流水清透的亮,亦或是煤炭丰腴的黑?
      她们都拥有属于自我的味道,可最令我难忘的,还是那一抹琥珀颜色。
      隐于黑暗
      初见蒲白,还是藉由矿务局的局志。其中有一句对煤炭工人的描写,“通体漆似炭,唯有双目明”,当时只觉有趣,现在想来却又很贴切。煤炭人的生活如何不是这样,在黑暗中寻觅光明。
      初次下井,看着照明灯一盏一盏地闪过,只觉压力与倦怠感侵袭而来,人车仿佛是一叶扁舟,沉浸在寂静的黑暗里。伴着巷道的收窄,两帮慢慢的压迫过来,好似要将人吞没。而同行的人却只当寻常,随着人车径直地扎入更深处的黑暗。在黑暗中,种种想法都滋生了出来。
      有对无边黑暗的恐惧,有对前途未知的迷茫,更有对家人亲友的思念,这让我感觉步伐沉重。他们就不会有这样的感情吗?必然是有的,只是习惯了负重前行罢了。作为逆行者,纵使他们身处最黑暗处,可在他们心中却在构建着那只属于自己的光明未来。
      向阳而生
      “不知到今天能不能见到太阳?”这是升井时工人们常调侃的一句话。轻描淡写的背后,何尝不是工作的辛劳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      我最为享受人车驶出副井口的那一刻,车上的人在此刻都集体陷入缄默,任由阳光洗礼,仿佛在举行一个庄严肃穆的仪式。比起中午的盛气凌人,此刻哑黄色的阳光多了几分温柔与可爱,透过车窗轻抚过每个人的面庞。斜阳下是煤尘肆意充填的面容,我能看到工人渐渐舒缓的眉头,也看到长长舒气后的自惬。可最打动我的却是那琥珀色的双眸,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尤为清澈。目视远方,眼中的景色却远不止于此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瞳色?是适应了黑暗的侵蚀吗?我不清楚,但我能确定的是,那眼中满是家人、希望与未来。
      近日拜读了王小波先生的《绿毛水怪》,尤其喜爱其中的诗歌,便也想效仿,用一句话来描述我眼中的煤炭人:
      “我们行走在黑暗之中,眼里却噙满温柔的阳光。”

  • 最新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